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十景缎 第三十七章

时间:2018-01-13
正在蓝灵玉失神之际,忽见小慕容慵懒无力地撑起身来,向文渊下身低下头去,两只手掌把玩着那根正在休养生息的物事。只见那阳具在 小慕容的抚弄按摩之下,又渐渐朝气蓬勃起来。小慕容微一转头,向华瑄笑道:「华家妹子,你来试试。」
  华瑄脸色羞红,自躲在被子里,低声道:「我不会啊。」小慕容笑道:「来做几次就会了啊,你看喔……」樱唇微绽,轻吐绛舌,往那气 势腾腾的顶端舐了一下。文渊坐起身来,轻轻摸着小慕容如云秀髮,轻声道:「小茵,你别太累啦。」
  小慕容神色娇羞,将那东西贴在唇前,笑道:「只怕要累的是你呢。」
  双唇向前一送,一点一点地亲吻、舔舐,柔得难以言喻,阳具上湿答答地,在小慕容口中更加滋滋有声。
  文渊浑身一颤,双手搂住小慕容香颈,轻轻摆腰,在小慕容嘴里抽动起来。
  文渊初次射出阳精,便是在小慕容的樱桃小嘴之中,小慕容又是对他这地方把玩过多次了,吸吮吹含、揉摸搓捏,诸般花样无不涉及。文 渊被这温软唇舌包裹住,舒服得难以形容,下身早已重整旗鼓,準备大战一场。
  「嗯……唔……」小慕容迎着文渊的抽送,微微摆动脖子,口中的丁香小舌也毫不歇息,一圈一圈轻舔着,引得那火棒似的东西每每险些爆发而出。小慕容喘了口气,吐了出来,仍用双手不停套动,笑道:「妹子,你来接替。」
  华瑄大羞,不肯出来,偷偷瞧着文渊,好一阵子,才钻出棉被来。她今晚还没和文渊行事,仍穿着衣衫,只是方才看得刺激,早就汗湿透 了,双腿间的裙摆尤其异常湿润。
  华瑄不安地看着文渊的下体,犹豫片刻,伸出右手去摸了摸顶端。小慕容收了手,在华瑄背上轻轻一推,娇笑道:「妹子,加油罗!」华 瑄面红耳赤,心道:「这我怎么会嘛?我……万一不小心咬到,怎么办啊?」
  文渊见华瑄一副又羞又急的神态,脸上香汗欲滴,极之娇艳,心中一蕩,一把拉过华瑄,微笑道:「师妹,你且试试,别怕。」华瑄脸上 烫得直要冒出烟来,低声道:「文师兄……你……你真想要的话,我就来罗。」趴在文渊腿上,微一迟疑,启唇碰去。
  华瑄生涩地吻着文渊的下体,虽然努力,却不得要领,始终不敢把它含进嘴里,只是不断拙劣地舔吻。但这种稚嫩的技巧另有一番刺激, 那就是难以满足,勾引得文渊心痒难搔,下身真如烈火中烧,直想把华瑄立时压倒,主动大干一场。
  只是既然想体验华瑄初次的口中功夫,也就竭力压抑。
  华瑄越弄越是害羞,心道:「慕容姐姐怎么能做得这么好?我……我真的不行啦,到底该怎么弄嘛……」正在此间,忽然两只柔嫩的手掌 自背后探进自己衣里,轻轻揉着她的双乳,一边拨开她的衣裳。
  「唔……嗯……」嘴中被文渊塞满,华瑄只能含糊地发出喉音。小慕容慢慢将华瑄身上所有扣带解开,拉下了华瑄的裙子。华瑄羞涩地夹 紧双腿,哪知却把一片片浪水挤了出来,白皙的肌肤显得艳丽多端。小慕容从背后抱住华瑄,在她耳边轻声指点:「手上再用点力……嗯…… 现在要吸一下……对了……嗯嗯……
  你做的很好嘛……「她软语指示之余,也看得心神不思,摸索着华瑄精緻的胴体,轻声喘息,藉以发洩心中遐思。
  华瑄口中吞吐,已经羞得不知如何是好,加上小慕容的动作,不断逗弄少女身上最敏感的部位,越发春情难耐,闭紧双眸,不顾一切地含 弄起来,将阳具上的稜头直吞进去,使力吮动。
  文渊见华瑄忽然积极起来,也就尽情享受她的口舌侍候,下身快美不堪。小慕容玉乳贴在华瑄背上,小手却到华瑄股间寻幽探秘,拨草掘 泉,纤纤十指弄得湿淋淋地,犹不肯休。此时她也无暇给华瑄什么指导了,心中情慾又生,倒想快快把文渊的阳具抢过来。华瑄受着双重刺激,更是心跳不已,鼻音渐浊,俏眉紧蹙,忽然吐出文渊那湿黏的阳具,娇喘连连,哀求道:「文师兄,我想要啦……」
  这句话说得娇腻之极,文渊本来已要在她口中射出,此时热血上涌,一个克制不住,猛地一颤,一道白浊液汁急喷而出,毫不保留地洒在 那张渴望的脸庞上。
  「哎呀……!」华瑄吓了一跳,睁大了双眼,满脸都在阳精喷洒之下,口中温温热热,也喷进了不少。文渊呼了口气,苦笑道:「师妹, 你干嘛把我吐出来啊?」华瑄羞得低下头去,低声道:「我……我想要你把它放在那里嘛。」
  门外蓝灵玉瞧见这一幕,心如火焚,不自觉往股间一摸,但觉手掌一贴裤布,立觉下身凉凉地,显然氾滥成灾已久了。她心如鹿撞,双颊 火热,心中思绪大乱,低声自言自语:「真的……很舒服吗?」手指微颤,正想探入裤中揩乾水液,耳边忽地一凉,一个男子口音说道:「来 试上一试,不就知道了?」
  蓝灵玉大惊:「不妙,什么人来到我身后,我竟然未曾发觉!」正待反应,腰间一紧,已被那人拦腰抱住,封了穴道。那人在她耳边吹了 口气,低声道:「别作声,否则你那三个小丫环难保平安。」蓝灵玉本要呼救,听他一说,便即收声。
  那人将她横抱而起,脚下一轻,如狂风捲叶般穿廊下楼,身法迅捷之极,轻身功夫高妙卓绝。他奔出店外,到了庭中,进了一间柴房中。
  那人将蓝灵玉往草堆一放,拍了拍衣服。蓝灵玉定睛一望,这人相貌约二十多岁,身着青衫,腰佩长剑,是个英俊青年,眉宇间颇有冷傲 之意,正朝着自己上下打量,面浮微笑,目光移到双腿之间,便不再看它处。蓝灵玉被他看得既羞且怒,叫道:「你看什么?」青衣人嘿嘿一 笑,说道:「看你这湿答答的阴户哪,还会是什么?」
  蓝灵玉没料到他出言如此,气得脸颊通红,但身在人手,只有强忍怒气,道:「阁下是什么人?」青衣人道:「我是谁?这可不怎么要紧 ,要紧的是我想做什么。」说着走进几步,蹲了下去,正对着蓝灵玉两腿之间。
  蓝灵玉见他举动,已猜到了是什么事,不禁羞愤交加,叫道:「恶贼,你要逞兇,日后必受报应!」青衣人抬起头来,冷笑道:「素闻巾 帼庄都是女中豪杰,三庄主蓝灵玉身负绝艺,怎么也信这善恶之报么?」
  此言一出,蓝灵玉心里一惊,心道:「他知道我的来历,难道是本庄的对头吗?」青衣人又道:「说也奇怪,蓝灵玉是当代侠女,武林闻名,竟然会偷看旁人享受鱼水之欢,那里还湿透了,若传了出去,真不知武林同道要怎么看待巾帼庄了?嘿嘿!」蓝灵玉心中凉了半截,强自 定神,说道:「看阁下身手,也是一位武林高人,何必用此手段?阁下若有它图,只管明说。」
  青衣人点了点头,随手拿了一小束长稻草,说道:「好!我问你三个问题,你只要答得好,这事情便绝不外传。」蓝灵玉别无选择,只得 道:「问罢。」
  青衣人嘴角一扬,道:「第一个问题,你有没有想跟男人交欢过?」蓝灵玉闻言,脸上一阵飞红,咬牙道:「没有。」青衣人嘿嘿冷笑, 说道:「你这回答言不由衷。我再问你,你刚才偷看那三人,觉得怎么样?」
  蓝灵玉想到文渊等人缠绵之景,心中一乱,低声道:「也没怎样。」青衣人冷笑一声,手一递,稻草往她颈中搔去,暗运内息,说道:「 别胡混,快说!」
  蓝灵玉颈中被搔得麻痒不堪,难受之极,偏又动弹不得,忍不住轻轻呻吟,支支吾吾地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」青衣人道:「我代你说,你 定是看得慾火中烧,心里发浪起来,想找男人发洩一番,是不是?」
  蓝灵玉体中一丝真气四处钻窜,痒得说不出话来,泪水直在眼眶打转。
  青衣人道:「好,你不否认,就是默认啦,嘿嘿!」说着收回内力,拿开稻草。蓝灵玉如获大赦,急促喘气,几滴汗水自鼻尖滴落,直瞪 着青衣人。
  青衣人道:「你既然想尝尝云雨之欢,那好,这第三个问题呢……」伸出手去擦掉她眼角泪珠,笑道:「你想不想跟我干一回?」蓝灵玉 喘了几下大气,勉力出声道: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语调虚弱无力。
  青衣人扳过她的下巴,冷笑道:「你说不要?真是太不聪明了,今天本大爷心情正好,没平常那么粗暴。好罢,今天就先不上你,不过可 得给你点难得的回忆,嘿嘿,嘿嘿!」